鄭向元退休慶祝會感言

從退休慶祝會到我公務員生涯的感言

自一九七一年,於哥倫比亞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學成後,我就在紐約市政府都市計劃局的交通處工作。近幾年來,巳曾多次考慮退休,直到今年五月,終於付諸實際行動時,我竟巳經當了三十七年的美國公務員。兩個女兒認為這是老爸的一件大事,要為我籌辦一個退休慶祝會。
 
左挑右選,訂了2008年六月八日晚,在法拉盛的東麗宮舉辦。後來知道當天正好是端午節,臨時請餐館在酒席中加了粽子,添點節日的氣氛。雖然尚未入夏,卻踫上了九十度的熱浪來襲,幸好來賓的出席,並未受到影嚮。由衷感謝朋友們在旅途中的辛勞。
 
當晚餐會共一百五十人應邀出席。除成大校友會的老夥伴二十餘人外,也有來自下列我曾參與創建或曾負責過社團的好友們:文化大學美東校友會、紐約市政府華人員工聯誼會、皇后區華人選民協會、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國際華人交通運輸協會及美華協會紐約分會等。Jerry - 公務員生涯的感言
 
其他貴賓還包括:「台北經文處」季韻聲副處長,紐約市議員劉醇逸,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夫人程麗娜,「法拉盛華商會」理事長顧雅明夫婦,「華策會」執行總監陳受權,「華埠共同發展機構」執行總監陳作舟及「法拉盛發展中心」負責人傅鶴鳴。新聞界包括「世界日報」馬克任教授夫婦及魏碧洲,「星島日報」採訪主任周靜然,「紐約社區週報」周勻之及「自由時報」劉劼等。還有名作家王鼎鈞,曾慧燕及趙俊邁等。他們有的上台美言,有的當場頒獎 ( 如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代表州議會頒發的『褒揚狀』,及『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頒發的『服務忠勤,貢獻卓越』獎狀等 )。都為我帶來無比殊榮,卻真是很不敢當。
 
餐會能圓滿成功的進行,全靠主持工夫一流的張淑卿學妹掌握得宜。節目內容包括來賓致詞,及小女凱希為我製作的Slideshow,和一些朋友們的餘興表演等。
 
在餐會中,有人問起我從公務員退休的感想,陳榮仁會長也囑咐寫點有關退休慶祝會的文章,故特作此文,與校友們分享我個人的經驗。
 
 
 
在美國不論從事公職,或就業私人公司,都各有利弊。一般而言,同樣的工作 (尤其是專業性的,如工程方面 )在私人公司會有較高的薪資;有加班費及會分紅利的公司,差別就更大。也有人認為一些公務員的例行工作比較枯燥、乏味,且因生活安定又有保障,容易滿足現狀,缺乏跳槽換工作的意志。
 
我不否認這確實是從事公職的一些缺點,我在美國的這第一份工作,一直未曾換過, 37 年來的收入,全靠紐約市府的薪資,在發財方面,真是沒有什麼成就。但因這份公職所造成的發展,卻使我這個美國公務員,能一直與華人社會保持密切關係,日子過得充實有意義,也很滿足,主要有以下三點: 一、由工作累積的經驗,使我有能力利用工餘假期,為海峽兩岸華人 社會的交通運輸提供協助; 二、藉工作之便,使我有機會為紐約市華人社區服務; 三、因工作壓力較小、作息時間規律,使我能在工作之餘,有精力 及時間積極參與華人社團活動。當公務員最大的好處,應是俗稱的「鐵飯碗」,工作較有保障,而且年資愈久愈穩定 (只要取得正式公務員的資格,立即受到公務員任用法規及工會的雙重保護,除非犯下大錯或貪污,沒有人能輕易將你解僱或降級 )。據說,私人公司正好相反,常因老板欲節省開支,「高處不勝寒」,職位及薪資愈高的員工被解僱的機會愈大。
 
在美國這個崇尚以跳槽來改善工作環境及薪資的社會,很多人都無法理解,我竟然在一份工作上待那麼久。其實,我個人不但喜歡這個工作,並且也很珍惜這份經歷。因為都市計劃局本來就是個半學術機構,而我們交通處,每年又有聯邦交通部撥款,做各式各樣交通專案研究 (包括街道、公路、公車、地下鐵、停車、計程車、貨運、行人及渡輪等 ) ,使我在工作中 (尤其是當有些專案研究須雇用專業顧問公司時 )吸取了很多寶貴的知識與經驗,加上自己在交通處工作十年後,又在聯邦交通部獎學金資助下,再回到學校 ( 紐約科技大學)半工半讀,繼續在交通規劃及工程領域深造。實務與學術的配合,使我慢慢建立了自己在都市交通方面的專精與名聲,也使我有能力在工作之餘,從事其他專業性的活動。在過去二十七年中,常有機會為海峽兩岸的交通運輸提供協助,1998 年還曾擔任一個世界性專業組織「國際華人交通運輸協會」的總會長。
 
在台灣政壇,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是一位頗具爭議性的人物,但他對我卻真是有知遇之恩。第一次認識他,就是在1981年我回台北參加國建會時。時任台北市長的李先生,在國建會前主持一項名為『 都市發展規劃及經營管理研討會 』,我 以國建會交通組出席人的身份應邀參加,並發表意見。會後,李市長特邀我去台北市政府與他繼續討論,事後,他並馬上直接寫信給當時紐約市哥德華市長,提出向紐約市政府借聘我為台北市幫忙的想法。哥德華市長室在與我的單位主管協調後,同意於1982年一月及五月分兩次借聘,而正式開始了我對台灣交通的服務。
 
為台北市交通服務,曾歷經李登輝、邵恩新及楊金欉三位市長。或許因此次成績還不錯,緊接著,又應台北縣政府林豐正縣長及高雄市政府許水德市長之邀,先後再於1983年及1984年利用我的休假,返台以類似方式為兩縣市的交通効勞。
 
 隨後,在1986年至2006年間,又曾多次以不同方式協助台灣的交通建設。其中包括:1986年及1992年,再兩次應邀參加『國建會』。1986年,在會中主持『整体運輸系統規劃組』中的『都會區運輸系統規劃』討論。1992年,則擔任『如何落實大眾運輸之鼓勵與發展政策』研討會之主席。當時,海外華人能應邀參加國建會是項榮譽,我能前後參加三次,更是非常榮幸。
 
1987年,當連戰先生擔任交通部長時,曾聘我為該部的科技顧問( 專長為都市交通計劃 ),這是為期一年的榮譽職,據說還是交通部第一次聘請海外的科技顧問。後因連部長高昇,郭南宏先生接任交通部長,我於1988年三月,在任期結束前,以科技顧問身份向郭部長提出『對國內都市交通的感想與建議』書面報告。
 
1988年 至1997年間,曾先後六次協助交通部運研所、台灣省住都局、中華民國運輸學及成功大學等籌辦交通運輸有關『講習會』或『研討會』。其中,最令我感到興奮的是,能有機會代表『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與成大的『都市計劃研究所』,於1991年在母校合辦一個成功的『交通管理及環境規劃講習會』。
 
1992年至1993年,在高雄市吳敦義市長任內,我曾應『高雄市捷運工程局籌備處』之託,協助擬定『特別諮詢顧問計劃』,並以召集人身份,代邀請及協調海外具多年捷運實務經驗華裔專家十五人為諮詢顧問,分八梯次赴高雄,協助審核與監督該處所聘『國際捷運顧問團』( 由中、美顧問公司共同組成 ) 提出的高雄市捷運系統初步規劃。
 
2001年,又應交通部『高速鐵路工程局』以『輕軌運輸系統之規劃與推動方案』為題,在台北舉行包括研討會實地勘察及討論會的三項活動。我與另五位美國及日本的學者專家,被聘請為『輕軌策略研究』之技術顧問,除擔任『輕軌運輸系統之規劃與推動研討會』主講人,並參與『輕軌運輸系統之規劃與推動方案討論會』。很高興知道,當時討論過的幾個輕軌專案,現在都已付諸實施。
 
1999年至2006年,馬英九先生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曾聘我及在紐約都會區運輸委員會擔任副主管的焦國安學弟 (也是成大土木系畢業 ) 為台北市政府的市政顧問( 交通組 )。此榮譽職,主要為協助市府交通局的相關業務,曾多次應邀回台北參加顧問會議或交通運輸有關研討會。聽說我們是台北市政府少許的幾位海外市政顧問。郝龍斌先生2007年接任台北市長後,又再續聘我倆為他的市政顧問至今。
 
與中國大陸的交通及城市規劃界接觸則晚得多,第一次是於1990年陪先母返湖南長沙探親時。那次只是與北京市,上海市及長沙市城市規劃及交通界專業人士座談,並做專題演講或學術報告。直到1993年我被鑑定為聯合國 TOKTEN ( Transfer of Knowledge Through Expatiate Nationals ) Program 之 Senior Technical Advisor 後,再透過『國際華人交通運輸協會』的運作,才有較多機會對大陸交通建設提供協助。先後交流的單位包括:長沙市交通工程學會,上海市交通工程學會,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院,昆明市規劃設計院,新疆自治區交通廳公路管理局,深圳市深港城市與交通規劃研究中心,上海市綜合交通規劃研究所,西安公路交通大學,安徽省交通廳,廣西省交通廳,南京市交通規劃研究所及武漢市交通科學研究所等。並曾先後應聘為深圳市『深港城市與交通研究中心』的學術委員及『武漢市交通科學研究所』的技術顧問。
 
在我 37 年公務員生涯中,也令我感到難能可貴的是,能有機會直接或間接地協助服務紐約華人社區。
 
我的工作單位『都市計劃局交通處』,主要是以都市計劃整体的觀點,來從事交通規劃及改善的業務,每年進行各式各樣專案研究,有針對全市性特定問題的,也有特別針對某一個地區的。曼哈坦區的華埠及皇后區的法拉盛,是紐約市兩個主要華人聚集的社區,在我負責或參與的交通專案中,對這兩個社區有直接關係 的包括:華埠堅尼路地鐵車站整修計劃;華埠 Harry Howard Square 行人交通改善專案;法拉盛地區發展計劃;法拉盛市中心停車問題研究;法拉盛公車改善計劃等。
 
此外,我在 1986 年所負責完成的「通勤小巴服務業政策專案研究」,奠定目前紐約市交通局對小巴管理法規的基礎,間接地關係到華人往返華人社區常用的小巴服務。我在 2002 年負責完成的「 Far West Midtown Transportation Study 」中,則首次提出延長 7 號地鐵線 (華人使用最多的一條路線 )的建議,目前紐約市政府及大都會運輸署,已在推動此項重大交通改善的付諸實施。
 
在紐約市,主管「規劃」的都市計畫局交通處,與主管「建設」的交通局一直有密切的工作關係,我個人也因多年合作經驗,與交通局一些業務主管建立了良好情誼。因此,從 1982 年開始,當交通局在華埠推動交通改善計劃時,便向我服務的單位主管情商借調支援,使我能有機會直接協助華埠的改善工作。曾參與的主要計劃包括「美化華埠計劃」,「且林士果美化及交通改善計劃」及「堅尼路及巴士打街三角島」等。1984年,應中華公所主席李立波之託,我也曾有機會協助華埠與交通局斡旋,更換華埠舊有路牌,並擴大中英文雙語路牌。協調近一年後,名書法家譚炳忠負責書寫的路牌,在華埠從原先的十幾條街增至40 多條街道全面設置。
 
工作之餘,有精力及時間積極參與華人社團活動。除大紐約地區成功大學校友會外,我曾參與創建或負責過的社團,還包括:紐約華人天主教青年會、天主教皇后區華人教會堂區委員會、文化大學美東校友會、、紐約市政府華人員工聯誼會、皇后區華人選民協會、旅美浙江同鄉會、清潔華埠協會、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國際華人交通運輸協會及美華協會紐約分會等。
 
由於長期花時間及精力於社團活動,老友笑我是「職業會長」,也有人覺得我吃力不討好,不值得。我則認為,不論這些社團是同質性的校友會、教會組織或同鄉會,或是學術性及專業性,或是為爭取政治參與及華裔平權,都是很有意義的。何況,我常能透過這些社團,在異鄉結識一些志趣相投的好朋友。
 
因參與社團活動及服務社區得到的肯定中,比較特別的,是「紐約台北經文處」及「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曾帶給我的兩項殊榮。1995 年,我在完全意外中,接到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僑務顧問」的聘書,後來並被續聘了近十年至 2004 年底。以前不曾注意到這類僧多粥少的榮譽職,也從未想到要去爭取,卻能因自己多年參與社團活動及社區服務,而受到台北經文處及僑委會的肯定。2005 年 11月,我在『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會長任內,被紐約台北經文處推薦返台參加『全美僑社負責人訪問團』,身為大紐約地區六位代表之一,亦甚感榮幸。
 
沒想到在我退休之際的這一年多中,得到不少來自社團或民意代表的鼓勵,頒了許多獎給我。其中包括『法拉盛華商會』的『傑出社區服務獎』( 1/26/07 ),『美華協會紐約分會』的「傑出領袖獎 」 ( 9/28/07 ), 紐約市議員劉醇逸代表紐約市議會頒發的『褒揚狀』( 9/28/07 ),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代表州議會頒發的『褒揚狀』 ( 6/8/08 ),『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頒發的『服務忠勤,貢獻卓越』獎狀 ( 6/8/08 ),『紐約市府華員會』的Appreciation Award ( 6/8/08 ),『國際華人交通運輸協會』的Outstanding Achievement Award ( 6/8/08 ),『美華協會總會』的Unsung Hero Volunteer Award ( 8/2/08 ),及 『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的『楷模獎』( 8/23/07 )‧為我在紐約參與社團活動 36 年後,劃下一些完美的句點。
 
在紐約市政府工作本來很平凡,但由於在做好自己本份工作之餘,還能有機會參與了海峽兩岸的交通建設發展、投身華人社區服務、並積極參加社團活動,使我這三十七年的日子過得頗有聲有色。在剛由紐約市政府退休後,回顧此公務員生涯與華人社會點滴時,深深覺得感恩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