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讀後感

九月十三日正在晚餐時,突然接到一位平常很關心我的老友朱教授伉儷的電話。他們劈頭就以驚訝的口吻問我,你們「成大」怎麼會如此差勁?因為我是從成大畢業整整五十五年的老校友,向以是「成大人」自豪,且與成大榮辱與共;如今他們突兀的如此一問,頓使我覺得是個奇恥大辱。當時雖然氣結,但仍得壓下氣來請問他們此話從何說起?他們接著問我有沒有看過當天「世副」中的一篇名為 <人生如寄﹥的文章,此文將你們「成大」說得差勁不堪啊˙˙˙。
欸!「世副」向來是我一拿起世界日報必定先讀的一版,可是今天一忙,連報紙都還未打開。於是急忙放下筷子找出那篇大作看個究竟;竟發現文章開頭的一句就說:「世間竟有如此的學校,為了謀利,不惜剝奪教授與學生應享的權利,而居然也升格為大學˙˙˙」,後來又說到「˙˙˙連校長也不安其位,在董事會的諸般干預下只有捲舖蓋走路˙˙‧」,拜讀至此,我立即在電話中對朱教授伉儷說,作者先生在文中所說如此差勁的學校絕對不是我母校成功大學:第一,成功大學的前身省立工學院,從台灣光復開始就是僅有的四所(國立台大、省立工學院、省立師範學院、和省立農學院)具有四年大學制的學府之一,經過多年的發展,在台灣非但是常年以來企業界的最愛,在學術、教育界也是聞名遐爾的最高學府,根本沒有升不升格的問題。第二,現在的「成大」是個國立的大學,根本就沒有所謂「董事會」的設置˙˙˙,所以凡稍微有點常識的明眼人一看,這位作家所說的絕對不是我母校成功大學。
 
朱氏夫婦一聽我說「凡稍微有點常識的明眼人˙˙˙」那能受用,接著帶有委曲的語氣,要我馬上看完全文再作論斷,他們說其具體文意根本指的就是你們「成大」。其實他們之所以要掛電話給我完全出好意,因為他們知道我對「成大」的感情至深,所以才發出不平之鳴。他們同時提醒我,「凡稍微有點常識的明眼人」雖多,但有很多人還是要依賴文字才對「成大」有所認識的。何況像行銷全球華人世界的「世界副刊」它有驚人的感染力,對台灣教育不熟悉的華人,讀了這作者的大作當然會真以為「成大」就是他所說的那末差勁!
 
我再三詳細讀過「人」文後,的確很難看出他所說如此差勁的學校不是「成大」;我積極向校友會甚至擔任過成大校長的校友求證,他是倒底何方神聖;不久得到回音說:母校的確曾經有過這號人物,對他那篇﹤人生如寄﹥大作的看法,咸認除非出於編者不察而刪減了一些字句致使語意欠詳,否則就是一篇不負責任,缺乏寫作能力且讓人不敢恭維的作文。
 
難怪當我將這篇文章傳給在此間曾先後擔任過校友會董事長的幾位後期校友,請他們閱覽並指教時,居然有人說:「但願他並非畢業於成大中文系,在擔任成大教職時,教的也不是文學院,更不是中文系,則「成大」幸甚,中文系的莘莘學子們幸甚!˙˙˙」。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