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我的父親 - 逝去的躍龍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
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唐煥平(1982 建築學系)
 
        內子總是害怕夜半的電話鈴聲,起因是十一年前我岳父過逝的噩耗也是在清晨響起的。八月十四號的那天凌晨,當她接到電話時,正是五點半。我記得那麼清楚,是因為我莫名其妙地從四點就開始失眠。聽到她的聲音與看到她的表情時我已猜到八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