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

紐約人是全美國最瘦的,因為在地鐵上上下下,人行道蜿蜒穿梭,消耗熱量的機會比較多。曼哈頓車水馬龍,交通極端擁擠。行人倏乎來去,免不了就是硬碰硬。迎面而來的有滿面于思臭氣沖天的街友,也有衣冠楚楚的玉面少年。擦身而過轉瞬間緣起緣滅,各奔前程。
 
我工作的地點在第七大道時裝區,和長島鐵路、紐澤西火車站只隔兩個街口。除了穿著汗衫球鞋的觀光客之外,以女性服裝公司職員為主。辦公樓出出進進,陰盛陽衰。特色之一是漂亮時髦人物很多,除了偶爾在街邊取景拍廣告可以看到的明星或名模之外,一般人中行頭鮮麗,神采奪人的比比皆是。
以前台接待來說吧,幾乎都有高挑身材,姣好樣貌。公司有過一個非裔接待小姐,可能混了多種不同血液,眉毛彎彎明眸皓齒,芳齡二十六。曾經在歐洲走過名牌秀,年華不再之後只能替網路拍拍家庭婦女產品。她在回學校讀書之前做了兩年前台,這類蜻蜓點水是常態,但不小心滯留的也不乏其人。二十五樓的男同志,待在著名設計師工作室快十年了,剷平的淡金髮,束領牛仔外套,玉樹臨風。不過滿臉不耐煩,標準女王架式。我的同志上司拉貝先生,衣著得體風度絕佳,多少有點沾沾自喜又顧影自憐。有次午餐時間和他同乘電梯,門剛好在二十五樓打開,看見女王坐在櫃檯後面敲鍵盤,頭仍保持著十五度向左傾的完美角度。我說「這個本樓帥哥和安東尼是好朋友。」拉貝眼睛張的圓圓,下巴掉下來說「真的?」安東尼是我們的工友,不修邊幅,又矮又壯。手臂上的裸女刺青因為皮膚鬆弛,看起來像米奇林輪胎寶寶,也有一隻眼皮過於鬆垂,老是睜不太開。 我回答「是啊,安東尼老家在紐波特,聽說每次回去女王都託他買紐波特香菸。」拉貝哦了一聲說「我嘗試和女王打過一兩次招呼,他都裝看不見,不知神氣什麼?」「大概自侍姿色吧?他的條件可以當模特兒了。」。拉貝從鼻子裏哼了一下,之後電梯異常沉默的繼續向上。
 
個別案例不如群體聲勢浩大,去年三十樓徵鞋子的模特兒,那天我剛好買了一堆早餐,紅茶麥片的過了馬路。迎面一行至少五個應徵者,身高都有一百八十以上,細腰長腿,彎著腰在門廳裏換鞋。平時在雜誌電視上看到黃金比例的佳人是一回事,出現在眼前的震撼又是另一個等級。除了視覺效果之外連空氣都產生微妙變化,活色生香。也是我第一次見識到過路的男士頻頻回首,一看再看,發了痴似的。如果有卡車從旁邊衝過來,他們一定被輾死無疑。美女群自顧自的窈窕而行,周圍的人都識相的讓出路來,分流兩側。轉頭過去我的眼神高度剛好到她們的腰,頓時感覺有點像在印度街頭,有大象走在中間,猴子和車子擠在兩邊,大家和睦前進。
 
有主流就有異端,可曾看過健美先生穿著薄紗網狀上衣嗎?我躬逢其盛,走在一位棕黑膚色,肌肉線條接近完美的少年後面,他穿著透明黑色魚網上裝,緊到不能再緊的黑皮褲,配著金色鏈狀腰帶。扭腰擺臀,風騷入骨。我頭皮有點發麻但也默默替他鼓掌兩分鐘,能夠自信自在的面對和展現自己需要很大勇氣,人生貴適意。
 
英文有句話美麗只是皮膚的深度,中國人講紅粉顝顱,都不主張過度看重形而下的外表。但無疑的外貌和服裝佔自我意識的很大部分,無論姿色等級如何,只要對著一個人說「你的頭髮看起來有點塌。」,多半她或他都會找個時間去鏡子前端詳一下,試圖改進。整理的整齊精神是靈長類的共同直覺,當然有些人比較幸運,能以容色驕人,多數平凡大眾,也可以在調脂抹粉和筆挺西裝中找到樂趣。
 
小時後家裏有本書叫《永恆的喜悅》,書名源自John Keats的名句,「美麗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 內容是名家攝影和詩句摘錄。攝影作品多是自然景觀或可愛人像,譬如說滿山遍野的向日葵或是小女孩努力嗅著一朵花之類的。理想狀況下的美麗漂亮乾淨,還帶著想像中的香氣。現實環境中的俊男美女卻可能是走在骯髒的街頭,嘴裏飆著粗話一臉兇像,名牌皮鞋的腳下踏著隔夜乾掉的嘔吐物,和街友遺留的尿漬。在大都市中,有無窮的變化,無邊的顏色,和千百種難描難畫的氣味。歲月來去,青春的笑靨和衰老的身影互相交錯。我覺得美麗的事和美麗的人都是神的恩賜,賞心悅目,替這個世界增光生色。紅顏短暫,卻是永遠的風景。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