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一位值得讚揚的母親-秦厚修

紀念一位值得讚揚的母親-秦厚修
張一飛(1963電機)
 
馬英九總統的高堂秦厚修女士是湖南長沙人,秉具湘女能幹重情相夫教子之品德。不幸在台北時間5月2日因病逝世,未能過今年的母親節。秦女士與我去世的母親(張丑志琦)是好友,並與另外三位女士陳、李、趙阿姨們並稱「台北五女俠」。她們都是湖南長沙周南女子中學的同學。周南在台北的校友會在5月1日的聚會還掛念著秦阿姨病情,她4月初因胃出血住進醫院,出人意外地她就在5月2日與她的親人老友長辭了。噩號傳到紐約,真是萬念交集,驚訝、思念、感嘆、回憶、哀傷,電話交談徒增傷感。午夜難眠只得提筆書寫以靜吾心。
 
秦阿姨和她的女俠好友都是抗日時代的女青年,隨著丈夫、政府,奔波流徙,最後到了台灣。中國的革命建國不像美國,美國頭100年沒有外患,順利擴張建國,後百年更是兩次世界大戰的得利贏家,而中國的革命以求建立現代國家則受外國干擾和內亂阻礙,至今不得完成。
 
秦阿姨是受過中華傳統教育和文化薰陶的,她對子女的教育以忠孝為本,清廉為綱。她生有四女一男(以南、乃西、冰如、莉君和英九),個個都有成就,而難能可貴的是都以孝順,廉潔著稱。尤其她的獨子又是最幼兒,非但沒被嬌寵而且要求特嚴,以至學業有成先後畢業於台灣大學和美國哈佛。學成後毅然回國服務,以清新形像,彬彬有禮和清廉行為,受到長輩器重和青年愛戴作為楷模。
 
秦阿姨治家簡樸,重友情,她們五女俠經常聚會,打打家庭麻將,牌後吃飯,品點紅酒,家庭、子女、健康、往事,談得津津有味。輪流在各家聚會,家母在世時多在她濟南路的公寓,因為那裡公車方便,且附近便宜小飯館多。大概是她們高齡還敢搭公車上小館喝點酒,才得了個五女俠的「江湖」名號,做子女的雖擔心她們的安全,但也真為她們高興有這麼好的老朋友。
 
秦阿姨的子女特別孝順,她家裡有個不成文習慣,子女每周必有一天陪母親吃晚飯,英九再忙也要做到。使在美國居住的我一直感到對我母親有歉疚。也使我想起今年紐約州長候選人羅伯艾司托瑞洛,他是一個重家庭子女的人,他的周末一定是給妻子和子女。他也是以清廉來向現任州長和民主黨控制的州議會挑戰。
 
台灣的亂象使許多愛台灣的人痛心,又怎能不讓馬老太太難過得胃出血呢﹖一個走向民主進步的台灣,經過20年李、陳政權,處心積慮地挑撥省籍情結,洗腦青幼年,歇斯底裡的貪污,以飽私囊。馬英九以清廉得到全台灣絕大多數選民的支持而當選並連任,他變了嗎﹖他貪了嗎﹖他賣國了嗎﹖很可笑的是他的政敵搗他的亂,破壞法治功能,利用暴民癱瘓立法和行政機構,鼓動媒體發表謬論,「廉不能治國」,「忍讓就是無能」,這還是道理嗎﹖如果台灣一定要一個奸貪的人來治理,那說明台灣的社會和人民是爛透了。是這樣的嗎﹖
 
台灣真要一個用軍隊鎮壓暴民,用殺手刺殺政敵或暗殺自己的統治者才行嗎﹖不是吧﹗夜深難眠母親節將至感觸良多,請馬老太太和家母在天之靈保祐英九繼續堅持,維穩,讓台灣人民有一個喘息的機會,反省一下。請全台灣的全台灣的媽媽們在母親節問問妳們的子女,是不是「孝」和「廉」都無用了﹖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