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據或日治之爭

大多數台灣人是否中華后裔決定’日據’或’日治’之爭
張一飛  紐約州松墨鎮學區民選教育委員 EE 1963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台南成大展出台灣人在祖國的革命活動’,作者林德政先生為成大歷史系教授.文中述說自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日本戰勝,訂下馬關條約.中國被迫割讓台灣琉球以致日本佔據台灣居五十年之久.其間許多台灣同胞參加辛亥革命,黃埔軍校,致力收復台灣,抗日戰爭.歷史上有名人士眾多**,有人參與國民黨工作,也有人與中共接觸.台共早在一九二八年即成立.
 
中國八年抗日勝利,中華人民付出慘重代價.台灣同胞被迫充軍支援日本皇軍作為炮灰.台灣婦女強徵為皇軍慰安婦.不幸戰後國共合作不成,國民黨退守台灣力行三民主義以求自主富民.數十年后建成民主制度,雖不完美但百姓自滿.共產黨統治大陸十餘億人民摸索自治強國之道,幾番鬥爭最后採行維穩開放以致有今日世界二強地位.雖貧富有差,但百姓能昂首全球.想當年日本與西強八國在中國境內竟敢張帖’狗和中國人不許入內’,以及日本在台灣把台灣人民當作二等殖民,限制入學,就業,及強暴屠殺不順之民. 這些歷史事蹟中西都有詳載.
 
中華人民在近二甲子歷史中,國家是內憂外患,分崩離析,百姓是歷經患難民不聊生.所幸中華傳統文化深厚,人民有克苦耐勞,忍辱負重,不曲不繞的精神.華人得以死裡復生,創造奇跡,海外華僑創業有成,海峽兩岸經濟蓬渤.華人皆能挺立世界,揚眉吐氣.
 
各位讀者,以上所說為本題,’大多數台灣人是否中華后裔決定’日據’或’日治’之爭”,鋪路.各位看官請容筆者仔細道來.
 
近日報界及網路上有則新聞有關台灣教育部對教材中選用’日據’或’日治’來敘述日本佔領和統治台灣時期的爭論,藍,綠.紅(大陸),黃(華僑,老中青)都有意見發表.其實這個爭論的基本因素是老百姓政治定位的問題.教育部為政府機關,政府代表人民,而在民主的定義下政府是人民的公僕.如果老百姓自認是中華后裔,當然把馬關條約視為日本侵華造成的恥辱.日本竊據台灣五十年,佔領日軍和統治者并非民選,那段佔據時期當然該稱為’日據’時期.如果今日台灣老百姓親日,希望成為日本人,甚至自願作日本的二等人民(日本移民政策比美加澳星更為嚴緊),那日本佔領台灣五十年就可以被親日台民私下稱為’日治’時期.台灣的民選政府必須代表大多數人民.報界報導的是少數台人在抗議教材中選用’日據’詞彙,那台灣教育部就有義務遵循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意願來維持使用’日據’來敘述日本佔領和統治台灣的時期.
 
台灣某些政客辯稱使用’日治’一詞可以突顯台灣獨立與大陸不同不統.台灣歷史中被不同政體統治的時期像荷蘭人佔領的時期可謂’荷治’時期,日本人佔領的時期可謂’日治’時期.其實這種說法是非常茅盾和荒謬的.這是把台灣人當作永不翻身的奴隸來對統治者的看法.台灣在現今民主的制度下豈能以奴隸自居.對這些外邦的竊據時期就只能稱為’荷據’時期和’日據’時期.只有在民選的政體下可以稱為’民治’.如果某些政客要突顯台灣獨立更該用’民治’ 與’日據’來比較.當然在現今台灣民主憲法的定義下’民治’可代表’中華民國治理’如果來日大多數民意促成與大陸和平統一那’民治’或可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治理’.總而言之,在民主制度下大多數民意說了算.台灣的’日據’或’日治’之爭只要問大多數台灣人是否中華后裔就可以決定了,與台獨和統一都不相干. 請問台灣百家姓裡有幾戶不是中華后裔?
 
**(可刪簡:有蔡惠如﹔彭華英﹔林呈祿﹔林祖密﹔陳辰同﹔楊春錦﹔謝雪紅﹔林木順﹔翁澤生﹔陳其昌﹔丘念台﹔蕭道應﹔黃素真﹔鐘浩東﹔李友邦﹔宋斐如等等)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