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入選舉政治的一個特殊經歷

鄭向元
我雖是一個三十多年的共和黨員,卻一直不熱衷於政治。沒想到,今年六月一封求助的email,將我捲入了幾個月的選舉熱潮。
起初,我以為只是因自已對華人媒体熟悉,參選民主黨州參議員的老友韓裔鄭勝振,要求我陪伴他去拜訪一些主要華文媒體(世界、星島、僑報、明報及中文電視) 。結果很成功,第二天都得到大幅報導。隨著,他又陸續拜托我隨他去一些以華人為主的老人中心(如福壽老人中心、台灣會館及本杰民-王子街自助老人中心等) 拜票。那時,我才發覺能幫助他的華人不多,社區裡的華人領袖皆因自己的利益,一面倒地支持現任的州參議員史塔文斯基。這樣,反使我要更努力地協助鄭勝振。有一次,我為他安排拜會華埠中華公所,伍銳賢主席特地找了寧陽及聯成主席一起參加接待,還為鄭勝振開了一個盛大、成功的記者會。
後來,在八月底至九月九日的十幾天裡,鄭勝振的助選廣告,每天皆會很顯著、頻繁地出現在紐約市的華文媒體上,包括中文電視,世界日報、星島日報及明報等,而每個廣告都有我的video 或照片,以強調對他的積極支持。其實,在這些廣告出來前的這幾個月,我已經常因鄭勝振以不同的方式上了新聞。我的朋友及一些社區人士都感茫然,為何一個華裔的資深共和黨員會積極地為一位韓裔民主黨員助選?其實很簡單,鄭勝振是我擔任「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會長時,開始交往的亞裔民權鬥士。
 
美國中文電視 Sinovision 新聞節目中的廣告
 
在1999年,我因緣際會被朋友說服,加入了「美華協會」 (Organiz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 ) 的紐約分會。在擔任理事、財務及執行副會長後、於2005年當選為會長。在美國我曾參與服務過的諸多社團中,要以「美華協會」的經驗最為特別。
「美華協會」是個老字號全美性的華人民權組織。此會成立的宗旨在鼓吹華裔及亞裔積極參與地方及全國性事務,打入美國主流社會,並為亞裔爭取社會上合法地位及公平競爭的機會,消除主流社會對亞裔普遍存有的刻板印象、偏見、無知及岐視。因為它有一個設在華府的全國總部,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馬上透過總會,發動各地分會,同心協力採取必要的行動與措施,形成一個使主流社會不敢忽視的力量。
「美華協會」曾參與過的全國性實例有:李文和事件、陳果仁事件、余百康事件、王建展冤獄、Hot 97 電台海嘯之歌辱華事件及 105.1 FM 辱華事件等;地方性在紐約的實例有:酒莊店員舒立強及外賣青年陳煌被劫殺事件、皇后區華青被種族仇恨暴力攻擊事件、CBS 電台「狗窩」辱華事件CW11,「芥蘭雞」事件、營救伍清洪遞解出境及最近的華裔軍人陳宇暉受害事件等,甚至在主流電視台服務華裔 (如Cindy Hsu徐廣美 )的權益受到侵害時,「美華協會」都曾立刻站出來為他們爭民權、求正義。
從事這種民權運動,須與各族裔民權組織密切合作,相互支援,才能成功。當我任「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會長時,除了結識華裔的民權領袖劉醇逸及陳倩雯外,多年來也與韓裔民權鬥士鄭勝振結為戰友。
至於參與草根運動26年的鄭勝振,在韓裔社區內頗具盛名,他開始在法拉盛的〝青年韓裔服務及教育中心〞當義工,1989年出任行政總監,今日該中心已易名為〝民權中心〞,擁有超過二十個職員,也擴大服務華裔移民,成為紐約市一個最活躍的亞裔民權團體,參與了選區重劃、爭取綜合移民改革等議題。鄭勝振十分關注移民改革,今年初曾參與移民維權團體在白宮的八日絕食活動,抗議國會忽視移民權利。
鄭勝振曾在2009年民主黨初選中,與華裔周燕霞競選法拉盛地區市議員, 雖得到包括《纽约時報》、《纽约每日新闻》、家庭勞動黨、公民联盟,以及DC37工會等多個組織和團体的支持背書,卻以微弱差票敗北。結果,在當年的普選中,周燕霞也沒當選,市議員由共和黨的顧雅明勝任。
因紐約州參議會十年一次的選區重劃,最近終於出現了首個以亞裔人口為主的16選區,而且政壇老將猶太裔參議員史塔文斯基(Toby Stavisky)已連任八屆。州參議院從未出現過亞裔代表,因此「美華協會」及其他一些亞裔民權組織,特別希望由亞裔出來挑戰史塔文斯基,爭奪新劃出的法拉盛州參議會16選區,注入亞裔的聲音。這也是為什麼我要為鄭勝振助選的原因之一。鄭勝振作為亞裔參選人,希望自己能歷史性地打開缺口,注入亞裔的聲音,「寫下新的章節」,除了為選區爭取更好的教育、醫療保健、房屋及長者服務外,也將提出關注亞裔移民、中產及低收入家庭及弱勢社群的政策。
 
報紙上的廣告
 
很遺憾的是要挑戰在任者,很難獲得黨部、工會或其他民選官員的支持。連同為韓裔的州眾議員金兌錫都會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不得不也公開支持史塔文斯基競選連任。結果鄭勝振競選失敗,但在亞裔投票率低落的情勢下,能得到42%選票巳很不錯了。現年才50歲的鄭勝振,算是在這次選舉中繳了學費、賺到經驗,以他的能力及熱心,將來為亞裔選民服務的機會未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