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小姐

一個晴朗的復活節,April在主日崇拜之後走向我,「一直想和你談談,有空出來嗎?」,於是定了星期五的下午在法拉盛的星巴克見面。
 
April是教會的新進心理諮詢師。目如點漆,蛾眉彎彎,常常穿一件深藍連身裙,很是翩翩。雖然聚會時只是點頭之交,不過同為單身熟女,總是戚戚。
 
每個小世界都有自己的叢林法則,教會亦然。家庭是教會的基石,後代是神的祝福。所謂良好見證的成年基督徒,男主人服正當職業,女主人全職主婦。婚姻和美,膝下至少兩個孩子,〈一個勉強及格〉。按時參加星期天上午的禮拜和一兩種事奉。人生難得十全,在神的家也不例外。化外之民缺陷品種很多,單講圍城外掙扎的一群吧。
 
雖不明言,逾時未嫁的女人常必須面對著憐憫但是帶著優越感的眼神。已上岸的人黃鶴樓看翻船,相較覺得自己的地位穩固安全。而終身大事是神所安排,未獲青睞明顯是屬靈生命不夠堅定,或是個性有缺陷。種種以同情粉飾的潛在詆毀實在難以消受,對應之道是努力打扮,以色驕人。壓壓一眾虎姑婆氣焰,讓她們腹誹之餘只敢小小指桑罵槐,不至於打上門來。時日久了,也委實辛苦,不免色厲而內荏起來。芸芸信徒如我,偶爾撒潑是為了以暴制暴,無傷大雅。可是April是靈命導師,就高處不勝寒了。
 
April 這次找我的原因不言而喻,長期是教會頭痛份子,很多婆婆媽媽都嘗試過拯救我沉倫的靈魂。讀經會禱告會單身會,再再闡明單身也要懷有希望,保持喜樂心情,仰望神。我也力爭上游,把時不時浮出的沮喪心情打田鼠似的壓回水底下。可是事實勝於雄辯,資深敗犬身分太過醒目,招來心理諮詢師的目光是遲早的事。不過April是同船人,或許有些不同創見?
 
我依約在星巴克等候,周圍熙來攘往,熱鬧非凡。紐約已經夠擠,中國人聚集處尤甚。大隱隱於市,靜立獨對,心思如潮。遠遠看見April 穿花度柳,朝我招手。
 
「紅茶、巧克力牛奶、藍莓蛋糕和蘋果派」。兩個人端著點心,滄海一粟的漂到一張桌子前坐下。
 
她問著我的經歷,嗯,交過幾任男友都不順心。現在的這個自私小氣,不是終身之靠。算是情史豐富,情慯也深。「快四十了, 隻身在紐約,不知道將來怎麼辦。」想著悽惶起來,語調也低了。
 
April微微一笑。「想要成為心理諮詢師也是因為以前感情受過挫折,消沉很久。後來靠神重新站起來,希望幫助有類似經驗的姊妹。」
 
「我的故事其實很簡單」 ,April 絮絮的說著。生在兄弟姊妹很多的家庭,和父母保持著不冷不熱的關係。年少的時候雖信了主,並沒有認真去想永恆生命的問題。二十七歲那年遇到了一個中年男子,在一起五年多,一直離不開。或許是渴望父愛,也或許是相處習慣成為依賴。最後老先生不太耐煩,居然主動甩了綺年玉貌的April。哀哀哭求了好幾天,都挽不回對方鐵石心腸。自此人生從灰色成為黑暗一片,幸好遇到了九官姐。
 
「哦,九官姐我知道」。是頗有爭議的心理諮詢師,四五十左右年紀,相貌普通,身材平平板版,有點像減重二十磅年輕二十歲的呂秀蓮。爭議所在一方面是她的鐵脕,說話不留情面。一方面也是有些極端的主張,譬如說贊成以禱告治療憂鬱症之類。九官姐最近常出沒在我們教會,吸收了幾個姊妹。牧師師母一向負責信眾的婚前輔導,但自從九官姐出現,也提供了同樣服務,教會對此頗有小聲音。師母首先發難。「九官自己沒有結婚,當婚前輔導不太好吧?婚姻裏很多心得還是要從經驗獲得的。」師母說。「九官主持單身營,一開場就把學員痛斥一頓,好兇。」也有弟兄反應。
 
「她很強勢,很難相處吧?」我疑惑著。
 
「那是信仰堅定的關係,她有自己的諮詢診所,也到處演講,非常積極活躍。我認識她之後,才真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神,感受到祂的恩典。在神的眼裡每個人都可貴可愛,值得以寶血救贖。」April帶著夢幻表情。「我曾認為自己一無是處,因為這麼年輕的我願意陪伴那樣的半老男人,還遭受殘忍拒絕。可是神把我從很低賤的位置拿起來,擦洗乾淨之後放到高處,用以榮耀祂, 侍奉祂。九官姐認為我也有心理輔導的天份,將來可以全職事奉。我現在做著準備工作,在外州神學院修課,週一到週五住在學校,週末才回紐約。」
 
「你不應該煩惱找對象的問題。聖經裡面說你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剩下的祂都會賜給我們。只要你努力,神會預備的。」停頓一下。「有沒有想過單身侍奉?」
 
「沒有」囁嚅。
 
「其實當你放棄結婚的念頭,反而會有吸引力。」
 
聽了大驚,眼框有點濕。
 
「啊,不是說你沒有吸引力,不要誤會。單身是特殊的福分,我自從做了這個決定之後心情特別輕鬆,在神學院也很有人緣。值得考慮一下」
 
「我還是想結婚,不想孤獨下半生。從二十幾歲到現在,沒有遇到好人,大概是運氣不好。」。自己說著都覺得動機粗鄙,沒有光輝。
 
「什麼鍋配什麼蓋,如果靈命不能成長,當然配不到好人」
 
「那如果我天生就是這麼大的鍋怎麼辦呢?」很惶恐。
 
「想辦法把鍋長大呀!要有信心。」
 
下班時間到了,聲浪的漩渦越轉越大,我突然覺得筋疲力盡。「或許該回家了,今天很愉快,謝謝。」
 
臨行前一起禱告,April 看來滿意,認為我受到了治療。兩個人並肩前往車站,April 突然想起一件事,「蘭若,你會燉蹄膀嗎?宿舍很多大男生,吵著要我做菜給他們吃」
 
「會,回家後把食譜E-mail給你。」
 
「謝謝」回眸嫣然。
 
在人馬雜沓的緬街,望著她離去的身影,我號啕大哭起來。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