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之謎

夢之謎
鄭啟恭(1966土木系.鄭向元 夫人)Virginai
 
女兒走出醫生診所,打電話來告知產檢一切正常,然後她放慢了語調:「醫生說 — 是個男孩。」聽到這消息,我禁不住得意:「我不是早就說了嘛!」
女兒剛懷胎不久,我就夢見這尚未出世的孫兒了。當我告訴家人時,大家都掛著微笑聽我說夢話。
 
「這孩子是很有藝術天分的,他的作品真是不錯。」我忍不住又重複我的夢境……。女婿在電話那頭急插嘴問:「他長得像誰?」老實說,我只顧欣賞讚嘆那五彩繽紛的畫作,倒沒去注意他的長相,尤其他跑來跑去動個不停,更是無法看清楚,但確實是個男生沒錯。
 
想當年,我在夢中初見尚未誕生的女兒,印象十分深刻,那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夢中,我所乘坐的公車,正緩緩地往車站停靠。我朝窗外望去,看到候車的隊伍中,夾著一個小小的女孩。這孩子約莫三、四歲,手裡還提著一個小旅行箱。她獨立又勇敢地在高大的人群當中,是那麼地沉穩,充滿了自信。我的目光被那個結實黝黑的小小身軀深深吸引,心裡想著,她自己一個人到底要往哪裡去?此時,有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這就是妳的女兒!」
 
女兒出生幾年以後,她的模樣和個性,不禁令我憶起,那個自己拎著行李搭公車的小女孩。於是我便打趣說,她是乘公車來投胎的。
 
在我另一個夢中,有兩個長得很像表妹的孩子,在一起嬉戲玩耍。我好奇地詢問新婚不久的表妹是否有喜,她卻紅著臉否認。我玩笑地預言她可能會有兩個孩子。過不多時,表妹告知確實懷了孕,後來更令我訝異的,她生了一對雙胞胎;而這對兄弟,正如我夢中所見到的那兩個孩子,有著和表妹非常相似的眼眉。
 
我還曾莫名其妙地,夢見與我毫無關係的珊蒂的孕事。珊蒂是我工作單位的第二號主管,聰明、美麗又精明能幹,雖已結婚多年,卻一直未生育。因她個性有些傲慢,對屬下常不假辭色,大家都儘量迴避她。
 
一日,難得在洗手間巧遇,我想起我的夢,便無厘頭地問:「妳懷孕了嗎?」不料她臉色大變,傻愣半晌才說:「沒有啊,妳為何如此認為?」
 
我自覺太唐突無禮,趕緊向她細訴我的夢境。我邊說還邊示範夢中的情節,「當時,妳抓著我的手,按在妳的肚子上說『妳看,動了,動了!』所以,我才會問妳是否懷孕了。」
 
珊蒂聽完我的無稽之談,表示:「或許因我近來胖了些,才讓人誤會了。」
 
這以後,很久沒再看到珊蒂,原來她請了假在家安胎。沒想到,我的夢又成為事實。
 
到了年底,公司一年一度的聖誕派對,珊蒂帶著嬰兒回來參加。她特別來找我,悄悄地說,她很抱歉,當時沒對我說實話,她因經歷過多次流產,於是這次懷孕便特別小心,也沒敢向任何人透露……。
 
其實在我的夢裡,也出現過他人的疾病或死亡。起初,我會憂慮地去查證。但人的一生,不可避免的不就是生老病死嗎?這種情況遲早會發生。我後來就不再認真地將這些異夢當回事了,果若成真,我也能以平靜的心情接受。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是一般人所理解的現象,但我的夢境,遠超出了我所能想像的範圍。有時不免好奇,是否在沉睡時,我的靈魂偷溜出軀體,在宇宙中四處翱遊。為何我會又回到夢裡的舊地重遊,而那卻是我這輩子都不曾去過的地方?我只能猜想,那兒,或許正是我上輩子最留戀的所在。
 
無法解釋的奇妙經驗,豐富了我的生活,也牽引著我對未知世界的思考與追求。世事無常,並沒有一定的軌跡,人世間的奧祕,豈是一介凡人能解透,就算傾盡畢生精力,也未必能得著答案。在浩瀚的宇宙裡,人之渺小甚如微塵,若是不能珍惜有限的生命,謹守本分,認真地活,豈不枉費到世間白走這一遭?
 
靜觀人間百態,及終,莫不一場空夢,有如雲煙消散於紅塵。既是如此,又何苦計較?又何須牽掛?不論來生的夢境裡,是否重映這一世的經歷,且不妨多留下一點美好,讓下輩子去回味。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