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M之旅

周俊良 (電機1951)
2001年甫自祖國大陸旅遊回來,親朋好友難免要問此行觀感如何?因為此行離家共有一個半月之久,所見所聞並非三言兩句就能說得清楚,不過個人在這「名山秀水」之旅的行程中所感受到的,可用4個M來概括之。
所謂四個M是:MONEY(錢)、MOUNTAIN(山)、MIAO(廟)和 MA(罵)。
 
MONEY, MONEY, MONEY:無論走到繁華都市或是窮鄉僻壤,似乎個個都在為著「錢」而活;談論的是錢,追求的是錢,崇拜的是錢;為了錢可以不惜犧牲色相、人格乃至人最起碼的尊嚴;整個社會都迷漫著見錢眼開、認錢不認人的風氣。
地陪要錢、司機要錢,全陪更是要加倍的錢。過路要錢,入山要錢,擺渡當然更要錢。進食要錢,如廁也要錢。進大門要錢,邁二門要錢,跑進一個小房間對二具乾屍瞄一眼又要四塊錢。為民服務的衙門講求成本會計,衙役們理直氣壯為「公家」掙錢。
 
到廟裡膜拜,求的是錢;廟祝會敦促你,如要求得好籤,一定要往奉獻箱裡多放錢。
 
有錢,就可得到好的禮遇;記得民謠《沙里洪巴唉喲唉》唱道:「有錢的老爺坑上坐,沒錢的老爺地上坐。」似乎過於勢利,可是歌詞裡最後一句:「有錢沒錢請進來呀,沙里洪巴唉喲唉」要比現在的「沒錢的老爺免進來」富有人情味得多。
 
MOUNTAIN, MOUNTAIN, MOUNTAIN:遊「山」是本團的主題,十五天的行程中,不管是大山還是小丘,幾乎天天都得要爬上一爬;要不然,就難以看到該公司為此團所設計的全部景點。為了不甘願白白犧牲已經繳了的昂貴旅費,只好拼命三郎往上爬;但卻難為了我們這平均年齡為七十五歲的三人團中的阿公阿嬤。
 
MIAO(廟),MIAO, MIAO:本團所以之要頻頻登山,因為所謂「景點」亦即「廟」,多在山上。或許因為導遊所能施展的本事,也就只有如數家珍地介紹這些廟,所以一定要把我們往山上帶。
我倆是基督徒,僅作到此一遊,並不膜拜,倒是全陪和地陪兩位導遊見像就拜。每個廟裡都供奉著許多神像,倒底是些何方神聖,他們都說不清;看他們逢像就拜的模樣,大概是因為對誰都不敢怠慢。
 
每座山上的廟所供奉的都不盡相同,有道教的有佛教的,也有說不出名堂來的。每個廟裡都香火鼎盛,善男信女眾多,與十多年前所見和尚上班制,而門可羅雀的情景不可同日而語;足見「破四舊」的時代早成過去,卻浮現了一片極為可喜的宗教自由景象。但從另一角度看,政府如此鼓勵慫恿,非但大興土木整修被毀的,還擇地重建新的;難免令人聯想到,會不會一方面要藉此增加觀光景點,以裕「營收」,另一方面還可收到愚民且利統馭之效。
 
MA(罵),MA, MA:十多年前首次回國,只見人們對當朝歌功頌德,即使有所不滿,卻懾於高壓統治,只能禁若寒蟬而不吭聲,為的是明哲保身。稍後,雖有許些雜音,但只關起門來小聲講,對外仍然敢怒卻不敢言。這趟回去,可完全不同,一下飛機就聽到一片「罵」聲,令人驚訝得不敢置信。
計程車司機罵,導遊罵,做小生意的罵,市井小民罵,看不慣的知識份子罵,下崗的工人罵,農村辛勤工作卻得不到溫飽的也罵,受了委屈而無處申冤的更罵。
 
罵的對象有貪官污吏、靠特權為非作歹或發了財者、陽奉陰違魚肉百姓的地方官員,甚至政策推行者和上級領導。
 
有的私底下小聲罵,有的破口大罵;有無矢放的謾罵,有指名道姓的罵,更有指著大蓋帽鼻子罵,屢見不鮮的是指桑罵槐罵當道。
 
罵的主要原因在於迅速形成而正在繼續發展的社會形態兩極化;有權勢的發財,越發財越集中;大都市的飛躍發展使得鄉村更形貧窮;人們認為這兩極的差距越拉越大,都是這些被罵者所造成。
 
今天在祖國大地能聽到批評政府的聲音,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政府已經進步,能聽到老百姓聲音而可據以改善措施,造福百姓。憂的是,聲音太大,會不會使當朝在惱羞成怒之下,非但充耳不聽,反而重施當年「大放大鳴」後的滅音故技?
 
不過現在已經是2008年,尤其奧運舉辦在即,挨罵的原因應該越來越少了。但願奧運成功,從此國運昌隆,再無罵聲。
您的博客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