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門

鄭啟恭
瀏覽了滿室的攝影作品,唯獨那幀「紅門」,仍嵌在我的腦中,隨著我走出了展覽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