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小說類博客
  • 美味關係之二

    我有兩個韓國室友,海倫和路得,都是頭髮烏黑單眼皮方下巴的標準高麗美女。當心理醫生的海倫去年相親,認識了過敏專科的文生,三個月後就順利結婚了。剩下我和路得相依為命,每天上班下班,閒時坐在廚房裏感嘆一下對象太難找,沒有認識人的機會,日子就這麼平淡過去。
     
    當時在港務局建築部門工作,壓力大,通勤時間又長,做了一年下來體力有點不支,病了好幾次。那年冬天特別冷,剛把壓箱的羊皮襖子拿出來穿上,坐在擁擠的地鐵上直冒汗,出了地面朔風凜冽,又冷又熱的著實難受。星期一下午正頭昏著處理滿滿的電郵信箱,把收到的電子圖檔打開來檢查,寄通知,登在官網上供各方人馬下載。
     
  • 美味關係之一

    盲目約會這個詞挺有幾分浪漫,和素昧平生的人見面,無論是驚喜或驚嚇,都帶有冒險的期待。
     
    記憶中的感恩節總是溫暖的,那年我三十六歲。雖是初冬季節,穿著棉質襯衫還冒微汗。我站在五十五街和第五街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外,等候著朋友櫻子輾轉介紹的一位李先生。好友阿玫曾經贈給我「情場老手」這四個字,著實愧不敢當,頂多算是「情場老兵」吧,面臨槍林彈雨雖不至於退卻,忐忑是免不了的。
     
    幾分鐘以後一位面色蒼白,颧骨很高的中等身材男士現身,像乾隆皇帝現代版。「醜的倒不討厭」我默想著。
     
    「吳小姐嗎?你好你好,上去坐吧?」對方滿臉堆笑,應酬有禮,看不出個蛛絲馬跡。
     
  • 復活節小姐

    一個晴朗的復活節,April在主日崇拜之後走向我,「一直想和你談談,有空出來嗎?」,於是定了星期五的下午在法拉盛的星巴克見面。
     
    April是教會的新進心理諮詢師。目如點漆,蛾眉彎彎,常常穿一件深藍連身裙,很是翩翩。雖然聚會時只是點頭之交,不過同為單身熟女,總是戚戚。
     
    每個小世界都有自己的叢林法則,教會亦然。家庭是教會的基石,後代是神的祝福。所謂良好見證的成年基督徒,男主人服正當職業,女主人全職主婦。婚姻和美,膝下至少兩個孩子,〈一個勉強及格〉。按時參加星期天上午的禮拜和一兩種事奉。人生難得十全,在神的家也不例外。化外之民缺陷品種很多,單講圍城外掙扎的一群吧。
     
  • 霓裳

    一提起名牌服飾,無疑的會引起很多爭議,它有象徵意義,也有實際效應。到底是愛慕虛榮沒有靈魂,還是注重品質生活精緻,其中有模糊微妙的界線和無盡延伸的空間。英文有一句話”Whatever catches your fancy”,可以譯作投你所好。人人都有對美好生活的獨特定義,對很多女子而言,美麗的衣裳是通往理想的過程和終極追求。
     
  • 紅顏

    紐約人是全美國最瘦的,因為在地鐵上上下下,人行道蜿蜒穿梭,消耗熱量的機會比較多。曼哈頓車水馬龍,交通極端擁擠。行人倏乎來去,免不了就是硬碰硬。迎面而來的有滿面于思臭氣沖天的街友,也有衣冠楚楚的玉面少年。擦身而過轉瞬間緣起緣滅,各奔前程。
     
    我工作的地點在第七大道時裝區,和長島鐵路、紐澤西火車站只隔兩個街口。除了穿著汗衫球鞋的觀光客之外,以女性服裝公司職員為主。辦公樓出出進進,陰盛陽衰。特色之一是漂亮時髦人物很多,除了偶爾在街邊取景拍廣告可以看到的明星或名模之外,一般人中行頭鮮麗,神采奪人的比比皆是。
  • 青衣

    青衣有很多種意思,在北美比較常聽見的是在港式海鮮餐廳的一種魚,灰撲撲的懶在缸裏。又或許是國劇中的旦角, 扮著忠孝節義或是賢妻良母的故事。我喜歡她的型音意,筆劃簡潔,唸起來都從平聲,清揚有趣。加上著青衫的身型自有一種姣好的想像,就像是每個人記憶中的青春,任是無情也動人。
     
    剛好高中時的制服是一襲綠色襯衫。
     
  • 一夢如是

    不知道一般人對過世親人的記憶有多長久,我對母親的影像倒是淡了,不過常常作夢。
     
    夢到她應該不是件好事,不是她放不下我,就是我放不下她。最後一次是上星期,她髮髻上別著粉紅色的夾子,安安靜靜的以側面對著我,一如生前總是沉默。四十六歲走的她還很美麗,有澄澈的眼睛和一點夢幻的表情,和纏綿病榻的現實差距很大。她是我見過最明慧卻不太可人的女子,在於倨傲個性和冷淡言語。不懂別人的感受和心事,多情卻不用情。或許也和屬老虎有關,冷靜幽森,就算和家人朋友在一起,還是若有所思,不屑攪和。